欢迎访问中药材种植养殖网!
24小时客服热线: 13956769187
电话热线: 0558-5589213

中医治愈奇病集成【38】

2022-01-12 阅读:1050

冬虫夏草致腹胀 [病案]刘某,女,58岁。1991年5月6日就诊。近三个月来为防病健身自服冬虫夏草,每次1克,每日2次。半月来脘腹胀满,暖气作腐,食欲极差,神疲乏力,大便6~7日一行,干燥如羊屎,苔薄腻,脉沉滑。上消化道行钡餐检查,胃蠕动迟缓,两小时胃内未排空,其他无异常,诊断为胃肠排空抑制。 [治则]健脾行滞,调理气机。 [方药]枳壳6克,焦山楂9克,神曲9克,炒麦芽12克,大腹皮9克,鸡内金9克,桂枝6克,白芍9克,生姜三片,甘草6克,大枣5枚,服6剂腹胀消失,饮食正常。(见《山东中医杂志》1992年第5期) [评析]冬虫夏草性味甘温,入肺肾,有滋肺补肾,止血化痰之功,现代药理研究发现冬虫夏草有抑制胃肠平滑肌的作用。患者自服冬虫夏草过量,而出现便秘、腹胀、纳差等症,乃冬虫夏草影响了脏腑的气机升降,故出现病变。今用桂枝汤为主方加健脾理气消导之品,使脾健,肠胃功能正常,则腹胀、便秘治愈。(李祥云)  

人参致目盲 [病案]郑某,女,成人。素体丰满,喜进补药,连日来用好人参30克纳入鸭腹煮食,五日后觉目光模糊,十日后两目青盲,不能视物,多方求医无效。 [治则]清热降火,消痰解毒。 [方药]生梨汁每日服1碗,使大便1日解2~3次。服十余日后两目已能见物,服至一月,两目复明如常。(见《新中医》1983年第10期) [评析]梨性味甘微酸凉,有清热生津润燥化痰之功。《本草纲目》谓梨有“润肺凉心,消痰降火,解疮毒、酒毒”,《本草经疏》曰:“膏粱之家,厚味酽酒,纵欲无节,必多痰火,卒中痈疽之病,数食梨,可变危为安,功难尽述。”人参补虚,今患者形体丰满,服用人参则属误服,致内热雍上而目盲。《本草集要》曰:“人参入手太阴,能补火,故肺受火邪者忌之。若误服参、芪甘温之剂,则病日增,服之过多则死不可治。盖甘温助气,气属阳,阳旺则阴愈消,惟宜苦甘寒之药,生血降火。”所以盖无虚者不可乱服人参。今用梨汁甘凉之剂可降火清热,消痰解毒,使热解火降,双目转明。(李祥云) 

有机磷中毒后遗症 [病案1]刘某,女,51岁。1977年11月24日就诊。一月前服敌敌畏急性中毒,经抢救脱险,至第四天腹部膨大,坚硬如石,腹痛拒按,半个月后宛如足月怀胎。曾诊为宫颈癌、卵巢囊肿,有机磷中毒。服用中西药罔效。腹胀加重,便秘尿闭,复吐清水,四肢不肿,口渴气促,舌苔白腻、尖边略绛,脉沉实有力而数。

 [治则]疏肝理气,消肿逐水。

 [方药]金铃子9克,枳实9克,制香附9克,大腹皮9克,泽泻9克,黑白丑9克,青皮6克,陈皮6克,炒冬术10克。水煎稍冷,每小时缓服3匙。3剂后,腹胀痛、呕恶缓解,原方去大腹皮,加槟榔10克,茯苓10克,葶苈子10克。服5剂,便秘尿闭仍然,原方去金铃子加大枣10枚;

另用甘遂、大戟、芫花各等分研末。每服2克,日1次。腹块缩至平脐,腹皮宽弛,但二便仍不畅,再予:黑白丑50克,甘遂12克,芫花12克,大戟12克,大黄24克,青皮8克,陈皮8克,广木香8克,槟榔8克,轻粉1.2克,共研细,胶囊装贮,每服7克,每晨用大枣10枚煎汤送服,服后二便通畅,症状消失,腹围由92厘米缩至70厘米。嘱服健脾益气药以资调理,随访至今,健康如常。 

[病案2]毛某,男,46岁。1976年12月24日就诊。两月前服敌百虫120克中毒后,经抢救,神识清而四肢瘫痪,严重疼痛麻木,狂躁谵语,身倦纳差,药后无效。诊为多发性神经炎。 [治则]补气活血,化痰通络。 [方药]炙黄芪60克,赤芍9克,当归9克,桃仁9克,制半夏9克,红花6克,胆南星6克,连翘6克,鸡血藤15克,蝎蜈片3克(吞)。以后陆续加减,酌加防风9克,羌活9克,独活9克,苍术9克,白术9克,茯苓9克,五加皮9克,木瓜9克,防己9克,桂枝6克。共服20余剂,肢痿稍解,疼痛消失。续予温肾健脾养肝法调治,以恢复体力,巩固疗效。(见《浙江中医杂志》1980年第3期) 

[评析]案1过去疑有宫颈癌,系误诊。腹水为有机磷中毒所致,以理气逐水而愈。案2为多发性神经炎,依据中医“治萎独取阳明”,之说,强调滋补,难免留邪,故虚实、通补并用,重用黄芪补气,又用当归、桃仁、红花、赤芍等活血,后加用活血通络之木瓜、五加皮、桂枝、羌活、独活等,如此攻补兼施,化痰通络,则病愈。(吕志连)  

有机磷中毒继发多发性神经炎 [病案]黄某,女,18岁。1985年1月30日就诊。一月前因愿望破灭,产生悲观情绪,遂服敌百虫(约50克),当即昏迷,经抢救脱险。十天后出现双小腿疼痛,以夜间为甚,四肢无力,不能行走活动。经某医院诊为有机磷中毒继发多发性神经炎,治疗多日无效,特邀中医诊治。体检:神清,体温、脉搏、呼吸,血压正常,心肺无异常,肝脾未及,四肢无畸形,双手握力差,双下肢腓肠肌轻度压痛,双足背屈无力,右膝腱反射减低,双跟腱反射消失,四肢远端痛觉减退,血检正常。刻诊:面色萎黄不泽,纳呆神疲,四肢麻痹冰凉,双手指端僵硬,活动不灵,握笔用筷困难,下肢乏力,足趾麻木不适,夜间自觉小腿发烧,疼痛较甚,站立不稳,不能行走。舌质淡红,苦薄黄,脉细数。

 [治则]活血通络,固本解毒。 [方药]赤芍20克,川芎15克,当归15克,地龙15克,黄芪30克,桃仁10克,红花10克,金银花25克,甘草15克,鸡血藤25克。10剂药后,患者纳食转佳,四肢渐温,夜间小腿已不疼痛,双足背屈力增加,能扶墙站立。舌质淡、苔薄,脉缓弱。上方去金银花,黄芪加至50克,赤芍加至35克,加党参20克,桂枝15克。再续服5剂后,纳食正常,四肢麻痹逐渐缓解,手指较前灵活,握力增强,能持筷用餐和握笔写字,但持续时间较短,双足能站稳,搀扶可走十余步。按上方加减,连服中药50余剂,患者麻痹消失,四肢功能基本恢复,能在院内散步,于1986年4月未终止治疗。随访一年,疗效稳定,已能正常学习,并能骑自行车上学。(见《辽宁中医杂志》1989年第3期) 

[评析]该患者以四肢萎软,手足麻痹为主要临床特点,其病机为气血瘀滞,经脉痹阻。应用补阳还五汤补气活血通络:四妙汤(金银花、当归、黄芪、甘草)以补气养血,固本解毒,二方合用,则补气活血通络,固本解毒,当热毒一清,则减金银花,重用黄芪加党参补气,以资生化之源,加鸡血藤去瘀生新,桂枝温经通阳,以益气活血,温经通络为主,取气行则血行之意,气血通调,四肢得精血濡养,故麻痹除,四肢功能障碍得以恢复。(马荫笃)  

妇科 妇科虫积闭经 [病案]高某,女,23岁。1962年6月23日入院,二年前曾患浮肿,继则腹臌经闭。面虚胖少华,喜食盐粒,时吐涎沫,四肢沉重,周身浮肿,腹满。舌淡胖、苔白腻,脉弦滑,唇色白,内见丘疹甚多,大便化验检查找见蛔虫卵。 [治则]峻剂逐水。

 [方药]空腹服舟车丸1.5克,二小时后呕恶、腹绞痛,继则排出水及活蛔虫一大盆,数得334条(大的长三十多厘米,小的也有六七厘米),当即腹臌消大半。隔天再空腹服舟车丸1.5克,大便3次,排出蛔虫269条(前后共603条),腹臌消失,近如常人。再隔天空腹服舟车丸1.5克,微有呕恶,仅泻少量水便3次,未见蛔虫,浮肿消退。但形体衰弱,续服健脾益气之品数剂,月经于入院第十八天来潮,量少色淡,二天净。出院后观察二年,一切正常。(见《浙江中医杂忘》1964年第11期) [评析]虫积如此之多,少见。因此而引起的经闭,临床遇到也不多。

虫积腹中,消耗气血过多,气血耗伤则血不下注血海,血海不能满盈,故而闭经,本案抓住有虫积之体征,确诊为大实有赢状,故胆运用舟车丸峻剂逐水,兼驱蛔虫,虫去气血复。果获良效。(吕志连)  多

囊卵巢闭经 [病案]刘某,女,成人。患者经常闭经,每用激素治疗经水方行,以后用激素治疗亦不行经,曾在上海某医院气腹造影诊断为多囊卵巢,并进行卵巢楔形切除术,术后一般情况良好,经水按月来潮,半年后又不行经,行妇科检查发现另侧卵巢又增大,仍诊断为多囊卵巢。曾进服中药养血活血之品无效。苔薄,脉细。 

[治则]温阳益肾,活血通经。 

[方药]仙茅9克,仙灵脾12克,菟丝子12克,乌贼骨15克,茜草6克,当归9克,丹参15克,川牛膝9克,红花9克,晚蚕砂9克(包煎),香附15克,鸡血藤15克。服上药5剂后经水来潮,以后又服数剂,经水按月来潮。以后每当经水不行服上药3~5剂后经水即行。(见《新中医》1978年第3期) 

[评析]多囊卵巢为西医名称,可引起闭经、肥胖、多毛,不孕等症,故又称为多囊卵巢综合征,其形成病因至今不明。中医认为其闭经的原因与肾亏有关,因肾为先天之本,肾精是生殖发育的物质基础。肾气不足则冲任失调,冲为血海,任之胞胎,冲任失调则经水不能应期而下。故用仙茅、仙灵脾、菟丝子等温补肾阳,当归、鸡血藤养血和血;丹参、红花活血祛瘀;配用牛膝引血下行;加用乌贼骨、茜草治血枯经闭,晚蚕砂辛温散寒去血中之瘀,配香附理气和血,全方可温补肾阳,鼓舞肾气。有动力之源,又以养血和血之品充溢血海,血海充盈,又有引血下行之剂,故经水应期来潮。(李祥云)  

席汉氏综合征闭经(一) [病案]胥某,女,32岁。1978年2月21日初诊。分娩时曾大出血,产后无乳,已历十六个月,经水仅行二次。妇检:子宫轻度萎缩,乳房瘦瘪,毛发脱落,性欲减退,怯冷恶热倍于常人,腰酸带多、质薄如水。外院诊为席汉氏综合征。苔薄质淡,脉象细弦。 

[治则]燮理阴阳,培益气血,调理冲任。

 [方药]淫羊藿12克,锁阳10克,淡苁蓉10克,制黄精15克,紫石英15克,淮山药15克,川百合15克,紫河车4.5克,炙蜂房10克,潞党参12克,枸杞子12克,粉甘草4.5克。服4剂,月事已行,诸恙均减,要求服原方。再予原方4剂,药后自觉症情好转,唯口干乏力,腰酸溲频,肾亏已久,不易速复,宗前法出入:上方去紫河车,加石斛12克,川断12克,服6剂。症情基本稳定,予六味地黄丸、归脾丸,晨晚分服,以巩固之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79年第11期)

 [评析]席汉氏综合征是西医病名,是因产后大出血所致,其主要症状是产后闭经,性功能低下,毛发脱落等。中医认为由于分娩时大出血,气血耗伤使肾气亏损,冲任受伤,癸水枯竭致月经闭止,毛发脱落,是符合席汉氏综合征的诊断的。在辨证上必须抓住治肾为主,而有异于一般闭经的常规治法,故方中用淫羊藿、锁阳、淡苁蓉大补肾阳,淫羊藿配合锁阳、苁蓉有类激素之功、治性机能减退等症效佳;方中黄精、枸杞子同用,即仿《奇效良方》枸杞丸意,补肾益阴,党参、山药补气之品,颇能增强机体抵抗力,促进新陈代谢,紫河车为血肉有情之品,有返本还元之功;至于百合,《日华子本草》中有“养五脏”之说,紫石英性温质重,能引诸药直达于冲脉。诸药相伍,相得益彰,故获显效。病情稳定后,续以六味地黄丸、归脾丸,以培其本而善其后。(马荫笃) 

 席汉氏综合征闭经(二) [病案]林某,女,32岁。1972年4月5日初诊。病起于五年前生第二胎时大出血休克之后,至今无月经,面色萎黄,表情淡漠,眉毛稀疏,颜面轻度浮肿,经常头晕目弦,短气懒言,纳差口淡。畏寒肢重,神疲乏力,腰尻酸痛,性欲淡漠,记忆力差,检查血压偏低,基础代谢—17%。妇科检查:宫体较小,与宫颈等大,曾用西药黄体酮、人工周期及中药活血破瘀等治疗无效,诊断为席汉氏综合征(垂休前叶功能减退性闭经)。舌质淡、苔薄白,脉沉细。 [治则]温肾扶脾,调补冲任。

 [方药]党参12克,熟地12克,茯苓9克,白术9克,白芍9克,牛膝9克,鹿角霜9克,紫河车9克,苑丝子9克,紫石英9克,当归6克,香附6克,川芎5克,川椒1.8克。服6剂后精神转佳,以后又用本方随症加减,共服19剂,精神较佳,怕冷解,元气渐复,于5月11日经行。为巩固疗效继用八珍汤调治,以后经水应期来潮。(见《新中医》1981年第11期) 

[评析]《景岳全书·妇人规》曰:“血枯与血隔,本自不同,盖隔者,阻隔也,枯者,枯竭也。阻隔者因邪气之隔滞,血有所逆也。枯竭者,因冲任之衰败,源断其流也…”。本例闭经长达五年,其临床表现为一派脾肾阳虚之候,产育大出血致冲任亏损,血海空虚,月信不能以时下,血损及气,阴损及阳,脾肾阳气俱虚。故治疗应温煦肾督而壮元阳,兼扶脾土以生气血,方用八珍汤加温肾暖宫填精补督脉益气血之剂,组方合度,故治愈顽疾。(李祥云)  

席汉氏综合征闭经(三) [病案]苏某,女,29岁。1974年10月28日初诊。产后闭经一年半,患者于1972年5月26日足月妊娠分娩,产前十多天发生子痛,抽搐二次,产后大出血引起休克,导致贫血,产后十天即无乳汁,以后逐渐出现头发、腋毛、阴毛脱落,倦怠乏力,气短腰酸,纳差,性欲减退,阴道分泌物减少。全身畏寒,下肢不温,记忆力减退。妇科检查:阴道皱壁少而光,阴道前壁膨出,宫颈小,子宫萎缩,质硬,活动。性激素水平轻度→中度低落,舌质淡,脉沉细无力。诊断为席汉氏综合征。 

[治则]益气养血,滋补肾气。 

[方药]党参9克,当归9克,川芎4.5克,熟地9克,炒白芍9克,菟丝子9克,覆盆子9克,枸杞子9克,五味子9克,车前子9克,仙茅9克,仙灵脾15克,怀牛膝9克。服8剂后纳差,气短乏力好转,上方加巴戟天15克,肉苁蓉15克,黄芪15克。又服10剂,自觉体力增强,感少腹隐痛,小腹发凉,以后在此方基础上加肉桂3克,服18剂,此时仍感少腹隐痛,四肢不温,故再加用附子9克,制香附9克。前后共服36剂,自觉症状基本消失,于12月15日经水行。以后在原方基础上有所加减变化,制成丸药以巩固疗效,此后经期应期来潮,阴毛开始逐渐生长,子宫变软逐渐增大。(见《刘奉五妇科经验》,人民卫生出版社,) 

[评析]席汉氏综合征是难治之疾,药不速效。已故刘老医师创立四二五合方(即四物汤加二仙汤加五子衍宗丸)可以补血活血,益肾调经,又加党参补气,加牛膝补肝肾通经。服药后自觉症状好转,因有少腹隐痛发冷等阳虚症状,故加肉桂温暖下焦,一个月后仍感四肢不温,故加用附子壮阳温肾。如此治疗一月余,使阴血足,再加以助阳温经,这样气血充足,冲任调和,阴阳平衡,血海满盈,故月经应期来潮,子宫也较前增大,病愈。(李祥云)

上一篇:绝不外传的中医秘方

下一篇:三百年的祖传秘方

扫一扫,关注光前药业

客户服务热线

4006-558-775

在线客服